中国GDP

一、简介

1985年国务院批准建立国民经济核算体系,采用GDP对国民经济进行核算, 我国开始了建立新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理论基础、指导思想和核算模式等的研究。1986年国家七五重点科研项目“中国宏观经济分析”最早完成和公布了我国自主研究的GDP指标。该研究参考世界银行的基本计算方法,根据中国国情进行了加权处理和项目调整,并通过汇率移动平均换算成美元表示的指标,系统地完成了中国1952-1986年三十多年GDP、人均GDP等指标制作,并进行了增长率和各要素变化及贡献度的分析研究,以及国际比较。该成果为我国GDP的研究奠定了基础。

中国GDP简介

北京时间2011年1月20日,初步测算,2010年国内生产总值397983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10.3%,增速比上年加快1.1个百分点。分季度看,一季度同比增长11.9%,二季度增长10.3%,三季度增长9.6%,四季度增长9.8%。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增加值40497亿元,增长4.3%;第二产业增加值186481亿元,增长12.2%;第三产业增加值171005亿元,增长9.5%。   

2009年世界各国(地区)GDP总值排名

 

欧盟 European Union

16 4755.80亿美元

1

美国 United States

14 2563.00亿美元

2

日本 Japan

5 0653.58亿美元

3

中国 China

4 9847.31亿美元

4

德国 Germany

3 3602.13亿美元

5

英国 United Kingdom

2 7870.16亿美元

6

法国 France

2 6602.32亿美元

7

意大利 Italy

2 1213.09亿美元

8

巴西 Brazil

1 5769.48亿美元

9

西班牙 Spain

1 4661.27亿美元

10

加拿大 Canada

1 3391.13亿美元

2010年7月2日,国家统计局发布公告,经初步核实,2009年国内生产总值为34,0507亿元,按不变价格计算,同比增长9.1%,按照年末人民币汇率计算,约为49,868亿美元,世界排名第三。   

北京时间2011年1月,国家统计局发布公告,经初步核实,2010年日本国内生产总值为54,742亿美元,并称其GDP低于中国1月公布的58,786亿美元,拱手交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交椅。   

2009年全国总人口为133,474万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据此计算,2009年人均GDP为25,511元,折合3,736美元,世界排名中游。

二、发展背景 

1952年中国的工业总产值按现价估计为2390亿元。在总量上这个数字占有世界几乎3%的份额,同时也是日本或者印度的1.5倍(非人均)。

人均GDP在六十年代增速仅仅为17%,到七十年代增至70%,到了飞速发展的八十年代以63%的速度一举超过印度,最后在九十年代更是达到了175%的高峰。然而中国的繁荣仍然集中在沿海和南方省份,同时近几年中国已经努力将其繁荣扩展至内陆省份和东北传统工业带。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试图将中央计划与市场主导化改革相结合,提高生产力,人民生活水平,和科技质量同时不加剧通货膨胀、失业和财政赤字;谋求农业改革,破除公社体系和引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这让农民在农业活动中有更大的自主决定权;政府还鼓励非农业活动,比如乡村地区的农村企业;促使国有企业更加自主的经营,提高市场竞争力,并且促进大陆与境外贸易企业的直接接触;同时也更加地依赖境外的资金与进口。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这些改革使得工农业产值年均增速达到10%。农村人均实际收入翻倍。工业的主要成就在近香港地区和沿台海地区尤为明显,这些地区在境外投资的帮助下内需和出口产品都得到迅猛发展。中国的粮食能够自给,农村企业产值占农业产值的23%,这使其能帮助吸收农村剩余劳动力。轻工业产品和消费品也多样化了。财政、金融、银行、价格制定和人力资源体系的改革已经开始。

1988年末,为了应对价格机制的改革导致的通货膨胀的高涨,领导层采用了一系列严厉的措施。中国经济在九十年代末期活力重现。邓小平在1992年新春南巡时给予改革以新的动力。那年晚些时候的中共十四大支持邓小平重新推动市场改革,同时声明中国在九十年代的主要任务是建立一个“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政治体制的连续性,但更大胆的经济体制改革成为九十年代十年发展规划的特点。

在1993年,产值与物价都加速上涨,境外的投资预算也高涨。由于设立了2,000多个特别经济区并随其带来了境外资金的流入,促进了经济的扩展。北京确立了更多长期的改革以给市场导向的体制更多发挥空间同时增强中央对金融体系的管理;国有企业将继续主导许多在现在称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重要行业。党和政府召回了投机信贷,提高了利率并重新评估了投资项目。增长率因此得到了缓和,通货膨胀率也从1995年的超过17%跌至1996年初的8%。经济在九十年代末,部分由于受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而放缓,官方的增长率1998年是7.8%,1999年是7.1%。在新世纪初经济又加速,在2003年达到9.1%,2004年9.5%,2005年9.8%。

中国执行副总理黄菊,在2005年一月于瑞士的达沃斯召开的世界经济论坛上说,中国经济(指GDP)计划从2005年的2.2万亿美元在2020年达到4万亿美元,人均GDP达到三倍:每人3,000美元。  

在2005年十二月,国家统计局修改了其2004年的名义GDP,上调了16.8%或者说2.3363万亿人民币(2819亿美元),使中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取代意大利的近2万亿美元的GDP)在2006年伊始,中国官方宣布其已成为第四大经济体,按照美元汇率计算超过了法国和英国。到2009年,中国预计将超过德国成为第三大经济体。

中共中央委员会最近确定了2006年到2010年第十一个五年计划草案。该计划要求到2010年GDP进一步增长45%同时单位能耗降低20%。该五年计划目标是GDP年增长7.5,总量从2005年的18.2万亿元达到2010年的26.1万亿元,人均GDP年增长6.6从2005年的13,985元达到2010年的19,270元。

三、高速增长的原因

综述

中国经济近二十年都保持超高速发展,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同1978年相比,GDP年均增长近10%,有的地区超过20%,占世界份额超过5%;总量突破20万亿,赶超世界第4位;外汇储备第一对外贸易第二……。这是纯市场经济条件下不可能的事,为什么会发生呢?究其原因,大体有四大因素十个方面。

四大因素

1.政经结合及官员无风险操作国家投资是GDP增长的绝对力量   

中国经济发展是由政经结合,经行政首长谋划的,结合政治任务,以政治前程为激励力的官场商场结合的投资型增长经济。在执行层面,由政体辖区内的官员发令,形成了人财物层层响应的规模、复制、官商一体的项目开发型,以公共消费为切入点快速走向国际标准的裙带关系经济。其表现为粗放型的投入性的大消耗的低起点上的规模迅猛扩张,还没有顾及社会效率和利润,尚未完全认识到更没有做到生产为消费服务。相反,生产劳动束缚人的自由,迫于生计或追求升官发财梦而努力读书拚命劳动,为生产而生产为学历而读书。

国家力量是任何个人或组织不能相提并论的,政治业绩与经济收益兼得之激励力是任何行业都无可比拟的。经济由政府官员控制,具有政治色彩;升官发财需要大搞项目,搞获取回扣旱涝保收项目,搞那些规模大、价格可随意拔高的公款公共消费项目。搞项目由政府出面银行出资且官员无风险操作是市场经济中绝无仅有的,加之成本、回扣和造价失控,政治业绩和经济回报必然双双丰收,从而大开发大投资之势自然不可当。当升官发财成了人生最大追求的时候,在政治前程离不开项目经济的情况下,以社会基础建设和公共、官商等的高消费为基本内容的GDP增长就是绝对的结果。因而说,政经结合及官员无风险操作国家投资是GDP增长的绝对力量。这是突破常规经济律建设中国特色道路的创举。

2.复制先进的科学技术、学习市场经济的管理方法和融入世界、引进外资是GDP增长的高平台新起点在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论断下,通过购买世界先进的生产线,然后模仿制造、改进工艺并学习配套的市场经济管理方法等,所造就的现代化生产水平和规模是GDP增长的高新基础。   

生物科技引入农业使粮棉畜牧林产量翻番增长,不仅解决了衣食温饱问题降低成了生活品产出成本,而且留给发展城市和交通道路、房地产的用地大幅增多。   

中国开放早期就强调引进外资,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积极融入世界市场,同国际接轨。这在经贸和资金及其运作上,在经济管理体制上形成了GDP增长软设施。   

如此十几年下来,很快就缩短了与先进国家的距离,同时通过科教兴国培植民族创新能力以赶超世界水平。这是走捷径实现经济腾飞的英明之举。

3.农民及廉价民工等绝对多数人的勤俭节约和国家资源存量变现、高物价是GDP增长的实质所在农民和广大低薪劳动者节衣缩食支持了大出口大加工赚外汇,从而储蓄了劳动成果积累了资本,支持了货币信贷过多、外贸顺差过多和公共设施建设。这样就填充了GDP总量猛增的空虚。同时,十多亿人的勤俭节约支持一、二亿人的共产主义生活,必然出现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城市亮丽门面效应。

存量变现和高物价意味着物资总量未变,以货币标记的GDP和财税帐面却平地起大厦。物资采购、项目发包中的回扣交易使价格大幅度增长,货币贬值;行业垄断收入和房地产等的高物价形成充货膨胀。此二者造成货币标记的GDP高增长,货币需求和发行量不断增加。

4.汽车住房带动的路桥建设和造城运动所形成的公共规模消费是GDP进入高速增长的新龙头力量   衣食经济反映在恩格尔系数上,是温饱先行经济。由于其规模小,占用资金量不多,基本上属改革开放早期目标和私营经济活动范围,是中国改革开放前十年GDP增长的龙头力量。现在是改革开放的后十年阶段,住行经济由于级差大规模大投入大,可以说是豪华型经济。房地产由国家控制,汽车则属大企业,养车费用高昂,路桥建设涉及到地产。在这种背景下,政府大幅度介入使得官场与商场结合,大手笔项目规划经济推动GDP空前高涨。加之低利率房贷车贷政策形成的高超消费,吸入高收入人士和年青一代涌入高消费群,成功地刺激了内需,使GDP高增长有了着落点。

十个方面

阴流子是集欲望需求与信誉能力一身的币符抽象物,如下十个方面的关键点是如何释放欲望刺激需求,如何提高信誉度增强生产能力。一句话,如何适用阴流子律。   

1.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打开了阴流子闸门   

经过文革十年浩劫后,中国几乎一穷二白,经济状况已经见底。中国人口占世界五分之一,幅员辽阔,无疑属世界上大规模经济圈,富藏阴流子。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意味着要释放出中国人的欲望需求与能力信誉,进而发挥阴流子效用。中国经济发展特别耀眼还因为起点低规模大,从革命转移到建设上反差大,以致经济发展效果显著。   

2.坚持改革开放开启了政经管理与科技复制机器,使生产要素和生产能力快速踩上新台阶   

第一,中国一惯自称科技管理落后,开放后,国企大量引进西方先进的生产线和工艺,如计算机控制系统、家电、汽车、电脑等等,并逐渐消化改进。这是在人类科技文化成果上搞经济建设,实现了GDP高起点高科技高效率高增长。在经管体制上引入市场机制,模仿西方生活方式和经济操作方法,从近年教学系统盛行的以MBA课程为时髦的引进学习中足见一斑。中国教学科研机构一直设有各国的对口研究部门或单位,开启了全面引进国际文化科技时代,加之消化改良,使中华民族文化技术接近且少部分超越国际水准。这是通过技术、装置引进和出国考察,复制世界科技生产力和管理模式,实现中西文化合璧,打造高新科技生产力和建设GDP增长的基础。   

第二,实行开放优惠政策,引进外资和先进的投资金融体系,变港台、世界500强经济体及其资金、经营方式为中国GDP的一部分。外资进入使国内阴流子量增大,外企进入则可开发中国工业区进而增加就业岗位和财税收入,为中国培养适应国际分工的经济建设人才。   第三,发展中国家通常是土地、原材料等货币标值低和人工便宜的代名词,因而可以低价出口占领市场。除了提供优质产品和服务外,以国家作后盾,超低价销售起到了清洗市场的效果。以国家实力支持出口贸易是战胜任何强大的个体或私营资本或松散国家,打开国际市场的好办法。超低价出口有利于培植外向型经济实体,对GDP长足高增长是一项经济策略。中国近年遭遇倾销官司不断,就是适用了低价抢占市场的策略,从而外汇储备突破万亿元美元,实现了国家内实外富。  

3.  城建夜以继日地进行和国家资源存量货币化释放出阴流子,行业垄断市场炒作等形成了阴流子渠道,从而直接发挥阴流子流和用的效应   

在改革开放初期,百业待兴,国家资源存量近乎零标价,一旦变现就象天上落下钱袋,砸中了官员与官商,滋润了近地居民。市场炒作是刺激消费投资的一种技巧,据国人买涨不买跌的心理特点,房地产应在物价走高中发展,使消费者同是赢利者,从而使需求伴随经济发展稳步增加。   第一,郊区城市化,大手笔路桥建设和城建环保绿化开创了巨额公共消费,消耗掉了库存产品,形成了企业新的生产力,解决了大量城市居民与民工的就业。国家上天下海和生物工程等方面的高新尖课题攻关,国际大都市目标、商业娱乐广场、市中心大道和堂馆奢华建设,培植了高精尖人才和高档产业。   

第二,国土、矿藏资源完全货币计量在帐面上显示出GDP增加,在使用上形成地方政府财政外开发建设自由支配资金,在分配上使官员官商和公务员成为富裕群体,进而滋生豪华消费群。   

第三,原水利、战备等设施的开发利用按新物价水平计入新工程,显示GDP增加。   

第四,文物保护、旅游景物的开发,形成了新的经济增长点和国际文化交流基地,既有资金引进又有文化引入。   

第五,权力参与的,从外汇、股市到文教卫生再到房地产等的种种轮番市场炒作、垄断物价和适度充货膨胀使资金流逐年放量。   

4.  财政投资和银行信贷过多并由官员联系官商个人无风险操作,实现了个人欲望需求与国家能力信誉的结合,掀起了经济建设高潮   

在中国GDP发展中使阴流子流量放大的办法是项目国投个人无风险操作和高物价高回扣。首先是财政收入高速增长。其次是政府规划土地使用过程中的补偿出让差价拉大。第三是项目越做越多越大,标的越来越高。这些方面获得了古今中外从未有过的阴流子放大。投资是GDP增长的直接而多快因素,国投个人无风险操作是项目投资掀起规模经济建设高潮的心理基础。在国体经济监控缺失情况下,出于中饱私襄和政治前程而不计成本不计风险大上快上项目。官商勾结以回扣、赠予方式制造了物价成倍增长,挡不住公关立项致使重复建设不合理建设项目和乱占土地的情形越来越多。总之,国家投资基建,官员无风险策划,个人无风险经营创造了史无前例的放胆开发,促成项目大干快上成阴流子放量的大干社会主义跃进之势。   

5.  在追求GDP高增长中升官发财推动大手笔规划经济的高涨,使阴流子放出天量   

因社会经济的计划、调控配置权掌握在官员手上,从而可能大上快上项目,大搞路桥建设,大量拍卖土地,拆建修补市容市貌……。   

改革开放前的计划经济时代之所以没有驱动GDP高速增长,是因为经济活动限于政治环境中为政治服务,没有浑水摸鱼的市场环境。而今政经结合于官场市场里,升官发财得到充分结合。为实现党政GDP目标,各级政府、国有企业、银行信贷和财政投资都从政治高度出发,积极配合,通过市场方式跟帮。特殊政治和委员会裁决,使决策速效高;党政参控市场经济,培植了官商经济;搞项目建业绩是官员暴富和升迁的基本途径,领导换届促进项目超前产生,形成换届经济。因为通过经济手段博取政治前程是多数人的人生追求,以致形成政治带动经济,项目放量阴流子,最终出现大城市大交通大都市经济圈高GDP增长的局面。所以政府政治驱动力加市场经济驱动力是GDP增长的二个强力因素。   

6.以项目方式启动公款公共超常消费制造高回扣高物价和垄断行业高收入形成奢华和勤俭群体,修造阴流子从贫穷群体流入富人群体的通道   

尽管官员不顾一切地追求项目建设,变现国家库存,搞豪华施政,为公务员加薪,且多占多得索要回扣和大浪费,造就官商巨富群,制造教育、卫生、水电等垄断价格高收入行业,加剧了不公平和贫富分化,不但没有制约GDP增长,却大大刺激了国内消费,尤其是官、商群体和申办建设世界级交流会馆等的高端消费,创造了少数人的超世界一流水平的消费,进而催生了高档生活用品的生产企业。

第一,有关安全生存和社会基础建设资源由政府管理官员控制,容易出现公款消费垄断物价和高额回扣。大宗权钱色交易和高津贴高待遇是高物价高消费形成阴流子大流量的先导力量。据说在江西,搞工程预算潜规则中就有10%的回扣费用在内。   

第二,教育产业化使为人师表的教师向钱看,致学杂费猛涨,名目繁多的乱收费层出不穷。但学校高收入除部分用于扩建规模改善科教设施外,大部分成了学校官员的灰色收入和教职工薪水。父母对独生子女的倾注和教育高收费致老百姓备于建房、结婚、上学、医疗的积蓄付诸了学校。   

第三,医疗改革使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误入金钱泥坑,病看不好却在医术医药方面猛开天价,使老百姓节衣缩食甚至举债来支付医生和医托挥霍、购豪宅名车的费用。   

第四,过去电力电讯、银行,现在水、电、教育、医疗、电视、物业管理等垄断行业不断出现,造就了高收人群高消费群体。

7.私家车快速上路和房地产高速发展为政府圈地大搞路桥建设、城市规划、高价拍卖土地和税收增长等政策及行为提供了依据和出路,从而使得政府开支高消费有了经济基础,驶入了良性循环   

经济发展交通先行是经济发达城市兴起的基本规律。小轿车大规模上路不仅汽车业发展,还在时间上缩小了市区,引发了路桥隧道、高速公路、环城公路和地铁、机场建设的全面铺开。房地产猛涨形成了GDP面值增长,又使城市商住发达和建筑装饰技术提升,推出了小康生活水平的豪宅。随之,能源消耗、建材需求飙升,装修、家电、物流业迅猛发展,经济繁荣出现链式反应。   

8.农民及民工大军、民营企业和科技创新是质效经济三大支持点   

经济高效发展靠阴流子手段即金融调节机制,但离不开以生产实现消费的物质手段。因此,GDP的货币标值再高,如果没有低工资且节衣缩食的2亿民工支持,没有私营企业节俭积累资本,没有科技创新和市场经济的调节,必然是泡沫的GDP。   

1997年以来,虽然科技生物农业使粮食产量翻番提高,但农民收入却普遍逐年下降。因为农用物资价高而卖出的粮食价低,其少得收入转移到城市和工业产值中去了。中国人多地少,加上科学种田使产量提高用人减少,进城建设城市的民工逐年增多,远远超过城建和工业发展需求,以致工资水平一直偏低。低工资维持了低生产成本,是产品出口、企业主剥削致富的基础。   

中国人长于勤俭节约积蓄财富是GDP高增长的基本力量;近十亿人的生存需要对基本物资的需求往往是低限,不能再压缩了。正是因为贫困人口众多,绝大多数人节衣缩食才支持了GDP大幅长期增长。也就是说,个体消费让位于公共建设,穷人消费让位于少数人的奢侈消费。   

GDP的迅猛增长给官商经济提供了空前的发展机会,同时不可避免地留给了个体补充经济发展缝隙。私营个体经济是讲效率的,但注册企业公司门槛值低,工商发展没有遵循力-消-产顺序周期律进行计划统筹,从而恶性竞争使得赢利困难。在水与火的生死考验中走出来的民企,在创造社会财富的同时,提高了素质增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政府项目经济滋生的暴发户使市场中的经济实体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国家实施科教兴国,培植民族创新能力;私营企业重视ISO和产品开发设计,积极融入国际市场,大大增强了中国科技型企业的整体实力。   

虽然中国GDP是国家投资型的,项目型的,存量变现型的,存在适当的泡沫,但有10亿人民节衣缩食和私营经济精打细算的支撑,并借助现代科技,数以千万计的暴富官商才能过上比西方人还富裕的生活。   

9.围绕造城运动、基础设施建设创滋生项目暴发户   

1997年以来,企业变卖改制、政府功能转变,让政府注意力集中到体育经贸科技文化场馆等为切入点的市容市貌建设上,进而演变成以筹备世界级运动会、科技经贸文化交流为契机,搞好市容市貌高规格扩建为中心的大手笔圈地搞路桥建设和房地产开发的造城运动,启动了高超消费,加快了融入国际市场的步伐。当结合科技经贸文化建设城市基础工程时,不断出台的项目衍生了一批批富翁,实现了一部地区一部人先富起来的思想。   

10.国运周期到达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事物兴衰都是轮流的,正所谓风水轮流转。一个泱泱大国的发展之势是谁也阻挡不了的。

国内生产总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 GDP)是按市场价格计算的国内生产总值的简称。它是一个国家(地区)所有常住单位在一定时期内生产活动的最终成果。国内生产总值有三种表现形态,即价值形态、收入形态和产品形态。从价值形态看,它是所有常住单位在一定时期内所生产的全部货物和服务价值超过同期投入的全部非固定资产货物和服务价值的差额,即所有常住单位的增加值之和;从收入形态看,它是所有常住单位在一定时期内所创造并分配给常住单位和非常住单位的初次分配收入之和;从产品形态看,它是最终使用的货物和服务减去进口货物和服务。在实际核算中,国内生产总值的三种表现形态表现为三种计算方法,即生产法、收入法和支出法。三种方法分别从不同的方面反映国内生产总值及其构成。

统计年度

指标值(亿元)

涨跌额

2010

397983.00

57080.00

2009

340506.90

26461.50

2008

314045.40

48235.10

2007

265810.30

49495.90

2006

216314.40

31377.00

2005

184937.40

23339.10

2004

159878.30

24055.50

2003

135822.80

15490.10

2002

120332.70

10677.50

2001

109655.20

10440.60

2000

99214.60

9537.50

1999

89677.10

5274.80

1998

84402.30

5429.30

1997

78973.00

7796.40

1996

71176.60

10382.90

1995

60793.70

12595.80

1994

48197.90

12864.00

1993

35333.90

8410.40

1992

26923.50

5142.00

1991

21781.50

3113.70

1990

18667.80

1675.50

1989

16992.30

1949.50

1988

15042.80

2984.20

1987

12058.60

1783.40

1986

10275.20

1259.20

1985

9016.00

1807.90

1984

7208.10

1245.40

1983

5962.70

639.30

1982

5323.40

431.80

1981

4891.60

346.00

1980

4545.60

483.00

1979

4062.60

417.40

1978

3645.20

443.30

1977

3201.90

258.20

1976

2943.70

-53.60

1975

2997.30

207.40

1974

2789.90

69.00

1973

2720.90

202.80

1972

2518.10

91.70

1971

2426.40

173.70

1970

2252.70

314.80

1969

1937.90

214.80

1968

1723.10

-50.80

1967

1773.90

-94.10

1966

1868.00

151.90

1965

1716.10

262.10

1964

1454.00

220.70

1963

1233.30

84.00

1962

1149.30

-70.70

1961

1220.00

-237.00

1960

1457.00

18.00

1959

1439.00

132.00

1958

1307.00

239.00

1957

1068.00

40.00

1956

1028.00

118.00

1955

910.00

51.00

1954

859.00

35.00

1953

824.00

145.00

1952

679.00

0.00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